返回

刘氏随笔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章 向日葵女孩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jrjzlw.com

我身边有这样一个女生。

永远面带笑容,似乎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,仿佛与这世间一切负面情绪绝缘,我总是想,她这样活泼的一个人,该是怎样被父母宠着呢?这么开朗乐观,又该是吃了多少可爱多长大的?

她和我关系不好不差,但遇见时我总是笑吟吟地打招呼。我们是对班,归属同一个班主任,就连宿舍也在同一层楼。

时常在负层楼梯口看见她坐在台阶上打电话,有时甚至会忘乎所以哈哈大笑。

“你看见了吗?她又在一个人打电话,声音那么大,吵死了!真是烦人。”

“早看见了,你说她一天到晚拿个电话打什么呀?有这么谈情说爱的吗?也不嫌腻的慌。”

“鬼知道,八成闲的。”

“而且她对谁都笑来笑去,有事没事跟人搭句嘴。话唠一样。”

“就是,搞得跟她很熟一样。”

我想,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喜欢她的。

也没有谁,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,我们都是平凡的人,日复一日做着孤独的事。

迂回轮转,反反复复,最终落归原处。

如尘埃一般,却存有尘埃无法载动的世俗。

那次查寝,她手脚缠着绷带进门,依旧是笑意满满,动作微缓地,一个个对看床铺。

忽然,“哇,这是谁的蛋糕诶,今天谁过生日吗?”

我从床上抬起身,笑了一下:“我,今天过生日。”

她看着我,眼睛里笑意更甚:“是你过生日啊,祝你生日快乐哟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嗯嗯,谢谢你。”又漫不经心般瞥了眼她的手臂,说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她愣了愣,低下头看去,又笑了起来:“提热水壶的时候没提稳,碎了,就烫伤了。”

我感同身受般皱了皱眉:“一定很痛吧。”

她眼角弯起,笑着冲我说:“二级烫伤,当时可痛了,不过现在好多啦,不用力碰就没事儿。”

我嗯了一声,重新躺回床上。

查寝结束,寝室里大家相互聊着天。

“她的手还缠着绷带,好吓人啊,我想想就觉得痛。”

“是啊,我都不敢去提水了。”

“我爱冷水。”

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思索良久,最后还是掏出手机打开她的聊天框发送了一条消息:查完寝之后来我宿舍门口吧,我给你拿块生日蛋糕。

十几分钟后,“叮”地一声,手机弹出一条消息。

“我查完寝啦,马上到你寝室。”

我起身下床,手托住蛋糕送出门去。

暖黄色的灯光下,我远远地看见一个小女孩,满带笑容朝我小跑而来,喘出呼呼白汽,落在身后。

她在我身前站定。

我抬起手臂;“哝,给你留的蛋糕。”

夜深了,月光点缀着星空,竟透出些许温柔。

那是几个月后,我仍然记得当时的场景,印在我脑海里,无比清晰。

我上完楼梯,准备走进教室。看见她在窗户边上打电话,她也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看见了我。

我呆住了。

几分钟后,她挂断了电话,而我依然傻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她慢慢走过来,突然抱住了我。

我喉咙有些干涩,说出来的话哑哑地,不由暗自后悔出门水喝得不够多居然卡住了,我说:“你怎么了吗?”

看小说就来居然阁网 https://m.jrjzlw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